天水有詩氣自華(解碼·城市味道)

原標題:天水有詩氣自華(解碼·城市味道)

天水有詩氣自華(解碼·城市味道)

核心閱讀

有充滿詩意的城名,有李白、杜甫的故事,甘肅天水自古與詩歌結下不解之緣。這裡的“李杜詩歌節”已連續辦了4屆,不是詩人關門開會,而是敞開大門辦節。舉辦公益講座、進校園等活動,邀請中外詩人談創作、讀詩,讓當地人深度參與其中,普及了詩歌文化,也在潛移默化中滋養城市的品位。

“山頭南郭寺,水號北流泉。”冬日,來到坐落於甘肅省天水市的南郭寺,建於清代的詩聖堂,就隱在這林木間。

“隴上江南,自然不似北方冬天。”天水日報社副總編輯王若冰笑道。作為李杜詩歌節的全程參與者,最近隻要一得空,他就來南郭寺,“忙著為‘天末憶李白’主題雕塑選址、定設計方案。雕塑將在第五屆李杜詩歌獎頒獎典禮期間落成。”

作為國內重要的詩歌交流平台,“中國天水·李杜詩歌節”自2016年創辦至今,已連續舉辦4屆。前不久落幕的第四屆李杜詩歌節,吸引了100多位國內外詩人和近萬名當地群眾參與。“辦好詩歌節,一定要讓群眾參與進來,不能僅僅辦成詩人的聚會。”天水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張建杰說,每一屆李杜詩歌節,天水都在努力深入普及詩歌文化,用詩歌提升城市品質,讓詩歌滋養群眾心靈,無論是城還是人,有詩氣自華。

有深厚的詩歌底蘊,該辦自己的詩歌節

“中國是詩的國度,過去是,現在也是。”王若冰說。天水和詩歌的淵源可追溯至《詩經·秦風》,天水之名也充滿著詩意,“守著這麼深厚的詩歌底蘊,我覺得天水應該有自己的詩歌節。”

經過多方努力,2015年11月下旬,天水市開始起草策劃方案、籌備首屆李杜詩歌節。“起初很多人覺得叫李杜詩歌節,名字有點大。”王若冰說,實際上,直到今天,很多人見他依然會問:你們這個詩歌節,憑啥叫“李杜”?

“本家隴西人,先為漢邊將”“李白字太白,隴西成紀人” …… “多篇詩文裡寫到的隴西成紀,就是今天的天水市秦安縣。”王若冰說。杜甫於公元759年到天水投奔侄子杜佐,客居在今天的天水市麥積區。“雖然杜甫在天水隻寓居3個多月,但創作了117首‘秦州詩’。”其中,就有人們耳熟能詳的“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等千古名句,這些已經成了天水的歷史記憶。“所以,舉辦詩歌節,命名為‘李杜’,我們是有底氣的。”

當然,辦詩歌節的底氣也離不開資金的支撐。“李杜詩歌節,主要靠政府投入,贊助比例不大。”王若冰認為,詩歌節發展至今已初具品牌價值,但不能簡單地考慮盈利,這樣很可能會削弱詩歌節的嚴肅性和品牌美譽度。“實際上,重要的詩歌節基本都由政府文化機構舉辦。”王若冰介紹道,比如麥德林國際詩歌節由哥倫比亞政府和議會支持,華沙之秋國際詩歌節由波蘭政府出資籌辦。

開展互動交流活動,讓詩歌走進市民的心裡

何冰終於見到了神交已久的王若冰。“以前聽過,但真正見到,還是在今年詩歌節的分享會上。”何冰說。

何冰家住天水市郊的城鄉接合部,中考落榜后,他走南闖北,打工謀生。4年前,他回到老家天水,經銷飲料,往來於飯館茶樓。“干點小買賣,掙點零花錢。”何冰說,他喜歡讀古詩詞,微信頭像也是古風。

今年,何冰的生意做得不錯。一天,他和朋友在南郭寺附近慶祝,酒過三巡,一抬頭見明月若玉盤,想起過往打拼中的辛酸,在心底默念了句“月是故鄉明”。“在為生活起早貪黑之時,我們其實很需要詩歌的溫暖。”何冰說。

但是,何冰坦言,像他這樣的打工者,以前很難有機會拿到和詩歌有關的文化活動的入場券。“要不是聽王若冰老師講,我真不知道‘月是故鄉明’寫的是天水。”后來,他專門去南郭寺詩聖堂的二妙軒碑上找過,並用手機拍下了這首詩。

“詩歌的力量直抵人心,關鍵是,當下要找到合適的方法,讓詩歌真正走進人們的心裡。”王若冰說,自2016年李杜詩歌節創辦以來,每年都會舉辦“詩歌進校園”“經典誦讀”“詩歌公益講座”等活動,邀請中外詩人談創作、讀詩、和觀眾互動交流。“2017年,我們邀請著名詩人走進天水市逸夫實驗中學、天水市實驗小學等學校,與師生們面對面分享。”王若冰說,今年的詩歌節期間,又舉辦了十多場面向市民的活動。

“提升群眾對詩歌參與的深度和廣度,就要辦開放式的詩歌節,我們一直在探索。”王若冰說,比如第三屆李杜詩歌節的頒獎典禮,在麥積區翠湖公園舉行,2000多名觀眾都是自發從網上免費搶票來的。“這就打破了詩人關門開會的做法。”王若冰說,隻有打破詩人的小圈子,詩歌才能真正走向群眾,“畢竟,詩歌屬於詩人,更屬於大眾。”

“這其實就是李杜詩歌節的成功之處,它將詩歌帶到了人們的生活中,不僅是詩人的節日,更成了當地百姓的節日。”詩刊網總編霍俊明說。

喚醒當地文化遺跡,詩意有了真實的載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