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热”退潮今年已有1.8万家游戏公司注销吊销

“钱已经烧完了,错过了风口”,今年6月前后,经营小游戏公司的杨勇经过很长时间的挣扎后,关掉了与两个合伙人共同经营的游戏公司。

杨勇不是唯一的一个在游戏退潮中关掉公司的人。事实上,经历了资本狂热后A股游戏类上市公司,正逐步走向冷静和理性。

2015年和2016年,是A股游戏市场最热的时候,那两年行业规模的增长率均在90%以上。而资本对游戏公司的疯狂追逐在这两年也更为明显,在对游戏公司的并购中,收购方普遍对被收购的游戏公司给出较高估值。Wind数据显示,2015年,游戏类上市公司的PE倍数高达98.46,而当年A股的PE倍数仅为23.16。

但是,从2017年开始,中国游戏市场增长乏力,增长率持续下滑。易观游戏分析师表示,今年以来,整个行业格局以劣质出局、游戏出海和小游戏为主。

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游戏公司注销、吊销的数量急剧增加。2015年,注销、吊销的游戏公司仅为1122家,而2019年尚未结束,这一数字已经达到18710家。相比之下,从2015年至今,国内新成立的游戏公司共9247家。

除此之外,2015-2016年前后,中小游戏的资本狂热开始出现“后遗症”。上市公司并购游戏公司过程中形成的巨额商誉,如今正变成压力;一些被收购的游戏公司无法完成业绩承诺,给那些曾在游戏领域进行外延式并购的上市公司不小的打击,有些公司甚至开始“狼狈”保壳。

今年已有18710家游戏公司注销吊销

杨勇生活在深圳,今年年中的时候关掉了他的小型游戏公司,入职某大厂。他告诉新京报记者,这家游戏公司是他和两个合伙人共同经营的,经过很长时间挣扎后才决定关闭的,“下一轮融资很难敲定,我们的钱已经烧完了,错过了风口。”

杨勇的公司成立于2016年8月,那时正是中国移动游戏的黄金增长时期。

易观数据显示,2015-2016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高速增长。其中,2015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规模为570.8亿元,较上一年增长104.7%,2016年市场规模达到1088.6亿元,较上一年增长90.7%。

2017年开始,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增速开始下滑,当年的增长率锐降至31.7%,市场规模为1433.9亿元;2018年,市场增长率进一步下降至11.7%,该年的市场规模为1601.8亿元。

易观游戏分析师告诉记者,今年以来,整个行业格局以劣质出局、游戏出海和小游戏为主。

随着市场增速下降,良币驱逐劣币的状况出现,游戏行业不少“杨勇”被迫出局。

企查查数据显示,2015年间,新成立的游戏公司(包含公司名称和经营范围中含有“游戏”的公司)共计1255家,2016年-2019年(截至12月12日)新成立的游戏公司分别为1697家、1815家、1976家和2504家,增长缓慢。5年间,新成立的游戏公司共计9247家。

与新成立公司增长缓慢相反,五年间,注销、吊销的游戏公司数量却急剧增加。其中,2015年,注销、吊销的游戏公司仅为1122家,小于当年新成立的公司数量;2016年,这一数字增长至3019家,2017年增至5336家,2018年,进一步增长至9705家。到了2019年,注销、吊销的游戏公司达到18710家,较2018年增长了92.79%。

记者计算发现,2015年-2019年间,新成立的游戏公司数量仅为注销、吊销的游戏公司的24.40%。

商誉减值导致利润减少,有公司走到退市边缘

在游戏市场规模高速增长的2015年和2016年间,多家上市公司也将触角伸向了这个行业。截至2019年12月15日,Wind数据显示,电子游戏类上市公司共计27家,总市值为3460.92亿元。

据Wind数据显示,2015年,电子游戏类上市公司的PE倍数(TTM)高达98.46,2015年A股的PE倍数仅为23.16。但是,2015年-2018年,电子游戏类上市公司的PE倍数逐年下降,截至2018年,电子游戏类上市公司的PE倍数降至20.27。从净利润增长数据来看,2015年-2017年,电子游戏类上市公司整体净利润呈现逐年上升趋势,但增长率下降很快,从2015年的83.48%降至2017年的21.52%。2018年,电子游戏类上市公司的整体净利润增长率为-197.65%,行业净利润首现负数,整个行业净利润为-113.97亿元。

在2015年、2016年,上市公司疯狂并购游戏公司,普遍出现了高估值的特点,形成了高额的商誉,2018年,一些被收购的游戏公司业绩变脸,包括天神娱乐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计提了巨额的商誉减值,吞噬了利润,成为导致行业净利润急速减少的重要原因之一。

并购游戏公司为何会给不少上市公司带来负面影响,某游戏上市公司前高管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一是对游戏行业有误判,中国游戏的发展实际上是内容和发行倒置,拥有流量的平台方话语权太强,导致头重脚轻,内容同质化严重,长此以往游戏人才的自我迭代能力减弱,除了头部厂商以外,小厂的竞争力越发萎靡,并购后也并不知道怎么协同。二是,前两年杠杆和资金的丰沛超越了企业认知和能力边界,加上政策处于弱监管周期,游戏行业有着轻资产的质地却有着财富快速累积的能量,所以价格一路攀升,游戏和影视并购当年成了卖方市场,价格过高导致收购时有太多内部夹层和外部债务,崩盘时不可逆转。

在此背景下,*ST游久、*ST富控和ST天润三家上市公司已经走到退市边缘。

2019年即将结束,不少游戏上市公司在经历过2018年大额商誉减值过后,扭亏为盈进而保壳就成为了工作重点。

■ 个案

*ST游久

两年提10亿商誉减值,拟卖房求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