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战争应有怎样的胜利观

  原标题:信息化战争应有怎样的胜利观

  军队首先是一个战斗队,是为打仗而存在的。能打胜仗是军队存在的根本意义和价值所在。新时代赋予了我军新的使命任务,科学认识和把握胜利观的新时代内涵,不仅有助于提升我军军事斗争准备针对性,也为我军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打赢未来战争提供了新的视角。

  探究胜利的基本属性

  人们谈论胜利,往往将胜利的评判局限在某维度,如唯国家利益至上说、唯经济利益得失说、唯有生力量消灭说和唯政治目的达成说等,然而,胜利与否具有着多重内在属性。

  胜利的多维性。胜利具有多重意义和标准,体现在政治、军事、经济、外交等多个维度。在政治方面,战争胜利与战争政治目的具有统一性,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战争本身就是政治性质的行动。只有政治目的的达成,才意味着战争胜利的到来;在军事方面,胜利必须以一定的军事胜势为基础,军事作战的胜势只为战争的胜利提供前提基础;在经济方面,战争的胜利意味着经济或物质层面有所得,“不战而屈人之兵”成为最高境界;在外交方面,胜利能够打出军威、国威,特别是持久胜利换来的长期和平环境,为国家长远发展带来巨大的潜在价值。

  胜利的演进性。胜利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变化,尤其是对应战争形态演变而产生新的内涵。冷兵器至机械化时代,土地是社会生产的基本资料,战争的胜利往往以歼敌夺地为主要标志,征服领地成为工业化时代战争胜利的核心;信息化时代中,传统物质资源在生产力中的比重逐步降低,以信息科技为代表的精神因素成为重要的生产资料,精神上摧毁和控制更加凸显。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智能化社会及战争形态逐步来临,胜利内涵必将发生新的变化。

  胜利的辩证性。从战争整体上看,胜利主体具有辩证性,战争双方是一对典型的攻防对抗矛盾关系,与生俱来就不可能达成一致的胜利,某一方的胜利意味着另一方的失败;在胜败转换辩证性上,骄兵必败、哀兵必胜,胜利方如果不能防止骄傲,就很容易在下一场战争中遭遇失利而转为失败,反之,失败方如果忍辱负重就有可能赢得下一场胜利;在胜败时空辩证性上,持久或短暂、全局或局部的胜利具有不同意义,暂时的、局部的胜利往往潜藏失败危机,只有将短暂局部的胜利转化为持久全局的胜利,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胜利的价值和意义。

  胜利的基础性。“战场打不赢,一切等于零”。赢得战争胜利的基本前提是军事作战的胜利,它为转化成最终战争的胜利奠定了根本基础。没有军事行动的胜利,就没有其它胜利的前提基础。军队为打仗而生、为打赢而建,其核心是能打胜仗。不同时代、不同国家的不同军队担负的任务不同,但作为战斗队的根本职能没有变,能打胜仗的根本要求没有变。军事上胜利是一切胜利的根本出发点,对于这一点不能有任何误解和动摇。

  认知胜利的时代要义

  胜利有多重属性评判标准,最核心的就是军队是否有效履行了时代赋予的使命任务。新时代,我们要依据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要求,坚决履行党和人民赋予“四个战略支撑”的使命任务,确保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为巩固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提供战略支撑。为党巩固执政地位和维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提供重要的力量保证,既是我军性质宗旨的根本体现,也是对军队提出的新要求。特别是面对各种敌对势力加紧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战略,倘若政治安全得不到保障,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无从谈起。我们必须坚定地站在党的旗帜下,坚决维护国家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政治安全,自觉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锤炼忠诚干净担当的政治品格,把初心和使命落实到本职岗位上、一言一行中。

  为捍卫国家主权、统一、领土完整提供战略支撑。胜利就是要以有效履行军事行动、达成作战胜势为基本前提条件,要求我们慑止和抵抗侵略,坚决捍卫国家主权、统一、领土完整,维护人民安全和社会稳定。我国正处于由大向强的关键阶段,安全环境发生复杂深刻变化,安全问题的综合性、复杂性、多变性显著增强。特别是主权、统一、领土完整问题是国家核心利益,涉及到复杂的历史纠葛、地缘政治,蕴含着重大政治、外交、贸易、军事风险。这些问题绕不开、躲不过,是赢得胜利所面临的重大挑战。我们应严密防范各类蚕食、渗透、破坏和袭扰活动,坚决保卫边防、海防、空防安全,必要时敢于通过以战止战、控制战局、赢得战争来捍卫国家统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