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阳湖上白鹤飞——从白鹤迁徙路线之变看生态文明建设

新华社南昌12月15日电 题:鄱阳湖上白鹤飞——从白鹤迁徙路线之变看生态文明建设

新华社记者沈洋、陈毓珊、张兆卿

“鄱湖鸟,知多少?飞时遮尽云和日,落时不见湖边草。”一曲悠然传唱的民歌,描绘出数十万只候鸟在鄱阳湖区安然越冬的情景。

30多年前,国际鹤类基金会考察鄱阳湖时,当时除中国鄱阳湖之外,全球还有另外两处白鹤越冬地。

30多年后,那两条迁徙路线几近丧失,而在鄱阳湖区白鹤数量已占全球98%。水草丰美、蝶湖洲滩的鄱阳湖,成为亚洲最大的越冬候鸟栖息地。

白鹤钟情于鄱阳湖,恰是中国生态文明建设成就的生动写照。

全球98%白鹤在鄱阳湖越冬

冬月伊始,鄱阳湖畔,一片藕田日渐喧闹起来。在南昌高新区五星白鹤保护小区,近千只白鹤如“精灵”般跃然水上,与空中飞舞的天鹅相映成趣,蔚为壮观。

此情此景,只是这群珍贵“来客”在鄱阳湖区的一处掠影。江西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多年监测数据显示,全球98%以上的白鹤在鄱阳湖区越冬。

鄱阳湖区发现白鹤的最早记录是1980年。1985年,时任国际鹤类基金会会长的乔治・阿基博带队来鄱阳湖考察,观测到白鹤1350只,其中幼鹤119只。他们认定那是当时世界上发现的最大野生白鹤群。

2019年1月,阿基博重访鄱阳湖时仅在一个湖面就发现了1700余只白鹤,“世界最大白鹤群”朋友圈仍在扩大。

目前,全球白鹤种群数量约4000只。世界上15种鹤类中,白鹤数量不是最少的,但却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极危物种,濒危等级最高。原国际鹤类基金会副主席吉姆·哈里斯生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白鹤之所以濒危等级最高,是因为迁徙路线单一。

白鹤原有东、中、西三条迁徙路线。在鄱阳湖区越冬的白鹤属于东部迁徙路线,从西伯利亚东北的繁殖地南飞,途经俄罗斯远东和中国北方。中部和西部迁徙路线都是从西伯利亚西部繁殖地开始,向南穿过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境内,西部迁徙路线到达伊朗,而中部迁徙路线则到达印度。

乔治·阿基博说,不幸的是中、西部两条迁徙路线已经几近丧失。伊朗迈赫尔通讯社报道显示,当地时间2019年10月21日被命名为“OMID”的白鹤飞到伊朗越冬,这是西部迁徙路线连续多年监测到的仅剩一只白鹤。据印度发行量位居前列的英文报纸《印度斯坦时报》2010年报道,在2001年最后一次监测到白鹤后,印度已经连续10年没有发现越冬白鹤。乔治·阿基博说,从那以后,国际鹤类基金会没有收到在印度发现白鹤的信息。

“白鹤对鄱阳湖的依赖度太高了,一旦鄱阳湖出问题,白鹤最后一块家园可能就丧失了。”江西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伍旭东说,1983年江西省在鄱阳湖建立候鸟保护区,就是为了抢救性保护白鹤。

鄱阳湖区良好的湿地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为白鹤提供了适宜的栖息环境和丰富的食物供给。白鹤每年在鄱阳湖停留长达5个月,与赣鄱儿女结下深厚感情。2019年9月,白鹤从570多种鸟类中脱颖而出,被确定为江西省的“省鸟”。

巡湖守护筑起白鹤保护网

清晨五点,王小龙离开温暖的被窝,顶着湖区凛冽的寒风,登上二十多米高的观鸟台,用望远镜观察候鸟聚居地,随后便带着干粮进入湖区巡湖。

王小龙是江西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吴城保护管理站副站长,在候鸟越冬季,他每天都要行进40多公里,巡查湖区环境,观察候鸟栖息状况,不论风雨,每天都早出晚归。

这样的日子,王小龙一过就是30多年。不久前,王小龙因巡湖不慎摔伤,记者见到他时他的左臂还抬不起来。但他却说:“喝着鄱阳湖水长大的我,保护这些候鸟,就像保护自己的孩子。”

“30多年来,我们一面巡湖保护,一面宣传教育,湖区偷猎候鸟的现象越来越少。”正是“王小龙们”不懈巡湖保护,人们才能在广阔水面之上、浅滩草洲之间,目睹遮云蔽日的“天鹅湖”和令人叹为观止的“白鹤长城”。

近年来,白鹤不再仅藏身于大湖之中,田间、池塘也能发现它们的身影。2012年冬季,与鄱阳湖一坝之隔的南昌市高新区五星垦殖场的藕田里,发现200多只白鹤、灰鹤啄食莲藕。此后,在那里觅食的越冬鹤类逐年增多,最高峰曾有1400余只白鹤“到访”。

上千只白鹤啄食莲藕,让农民犯了难,由于不堪经济损失,2016年不少藕农商议改种水稻。

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南昌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副会长周海燕在一个鸟类爱好者微信群里发起“留住白鹤”倡议,倡议众筹租下这片藕田,继续种莲藕,供白鹤和小天鹅等候鸟食用。

众筹倡议得到百余名爱鸟人士响应。他们租下498亩藕田,购置藕种、整理农田、修建道路、建立水位调控系统,建起五星白鹤保护小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