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污水治理的国际属性不容规避

原标题:日本核污水治理的国际属性不容规避

【鸣镝】

日本宣布排放核污水入海的决定以来,已受到国际社会广泛批评。日本的行为不符合国际法则,是出于本国私利的自私决定,加之日本核污水处置能力不足,引发各方高度担忧。正如日媒所言,核污水治理必须纳入多边框架。

核污水一旦排海将再度酿成“人祸”

“3·11”大地震引发大海啸,造成巨大天灾,地震及海啸造成福岛第一核电站1至3号机组堆芯熔毁,是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之后最严重的核事故。事故中的“人祸”更令人难以释怀,日本国会事故调查委员会在长达600页的《事故报告书》中认为,福岛核事故——这一人类和平利用核技术以来造成海洋污染最严重的核事故“不是天灾,是人祸”。《报告书》严厉批评日政府行政领导失责,以及东电公司援助不力、说谎的行为。日政府若将福岛核污水排海,恐再酿海洋环境和人类生存灾难。

日本福岛核事故污染水和核电站正常运行排水有着本质的不同,其主要来自流经熔融损毁反应堆堆芯的为维持反应堆“低温静止”的冷却水、地下水和雨水等,含有大量核裂变产生的放射性核素。这些核污水被储存在1000余个储水罐中,既有水罐已使用九成。

日本自2013年开始研讨核污水处理方案。2020年2月,政府设置的小委员会在报告书中给出了排海、蒸发、新建水罐、水泥固化等几种解决方案,排海随即被政府列为第一选项。虽然未能得到国际社会和日民众认可,但日政府仍几次尝试“闯关”,并最终于2021年4月13日宣布排海决定。如付诸实施,两年后史无前例的上百万吨核污水排海进程将被开启,排放期将长达20~30年。

核污水问题并非日本国内事务

日本不应漠视核污水排海对全人类福祉造成的难以估量的危害。核污染危害大、长期且不可逆,海洋具有流动性、整体性、短期内自我修复能力差等特点,这使排放核污水入海的负面影响愈发叠加。联合国高级人权事务专员此前已强调,日不应急于排海,核废料处理影响过于深远,应在疫后召开国际会议决定。美国科学家在加州沿岸的蓝鳍金枪鱼中检测到福岛核事故放射性物质。德国科学家指出,半衰期长的人工放射性物质能在海洋生物体内聚集,再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人类曾对核污染一知半解,包括日本在内的多国民众遭受核武器、核试验之害。福岛核污水科研难度大,科学家尚不能迅速得出关于其危害的具体数据,但既知其害,理应对全人类福祉抱有敬畏之心。

日本不应曲解既有国际规则以规避约束。多名专家学者指出,核污水排海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核安全公约》《伦敦倾废公约》《南太平洋无核武器区条约》等多个国际规则。因上述规则相对宏观或缺乏判例支持与惩罚措施,日极力为自身决定狡辩。其实国际法同样讲究“理”字,法条不容恶意释义。如《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开篇便指出,“意识到各海洋区域的种种问题都是彼此密切相关的,有必要作为一个整体来加以考虑”,“确认本公约未予规定的事项,应继续以一般国际法的规则和原则为准据”。此外,国际立法并非静态,历史上事件推动立法并不鲜见。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向海倾倒核废料。虽然国际原子能机构表示放射性物质含量极低,不违反《伦敦倾废公约》,但日仍以“危害不明确”为由反对,还积极推动约束低放射性核废料倾倒入海的《伦敦倾废公约》附属议定书通过。又如,“泰坦尼克”号的沉没促成第一个《国际海上人命安全公约》制定。

日本不应对国际义务选择性“失明”。国际原子能机构2020年4月发布报告指出,日应开展“具持续性的,安全审查、监管监督、有效沟通完备的全面监测”“应有所有利益相关方参与”,而日至今未尽上述义务。起初,日本企图蒙混过关。首相官邸幕僚坦言,期待菅义伟访美成功,降低核污水排海的负面影响。日宣布决定后,中、韩、朝、俄等周边国家纷纷反对,太平洋岛国论坛呼吁日重新考虑排海决定,中美洲8国与韩国一道发表声明予以反对。日共同社评论员冈田充直言,在核污水排海一事上日本政府已被孤立。

日政府和东电公司已失去公信力

日政府决策并未尊重民意。“秉承民主、自由、法治价值观”的日本政府在排海事上一意孤行,不仅不遵守国际法,更侵犯人权。2015年,日政府曾向全国渔协承诺,“将取得利益相关方理解,不轻易决定”。同年,东电公司向福岛县渔协书面答复称“不会未获相关方理解就做决定”。日政府此次违背诺言遭相关群体坚决反对。日经产省在其官网的核污水处理介绍中强调“福岛复兴”,而讽刺的是,福岛地方官员也反对排海决定。排海决策将日政府的傲慢展现得淋漓尽致。经产省官网将各方担忧称为“谣言”,经产相称“将继续进行说服工作”,而非使用“对话”。日副首相麻生太郎称核污水“喝了也没什么问题”,已招致痛批。

相关阅读: